欢迎光临《菏泽信息港》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美食 | 娱乐 | 旅游 | 财经 | 科技 | 数码 | 家电 | 家居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时尚 | 影视 | 百科 | 购物 | 商讯 | 八卦
滚动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菏泽信息港 > 新闻 > 正文

海银视角:中国加大金融行业对外开放力度,中美贸易和解?

2018-04-18 12:43 来源:未知编辑:美丽中国

   海银视角据可靠消息分析,4月11日,中国向全世界展现自己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决心与力度。当天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上提出,下一步金融业开放将和汇率机制改革进行相互配合,金融监管能力将与开放程度相匹配。上半年将有六大开放措施到位:

1.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2.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

 

3.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

 

4.为进一步完善内地与香港两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从5月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四倍,即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

 

5.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

 

6.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海银视角分析,除此之外,今年底前还将推出五项金融开放措施:

 

1.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

 

2.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

 

3.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4.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

 

5.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2年代表处要求。

 

 

  一时间,整个金融市场开始沸腾,如此大手笔的金融产业开放力度,究竟将给中国金融产业竞争格局带来多大的冲击?这些金融产业开放措施能否彻底改变当前中美贸易战升级状况?本期海银视角将对此做出全面阐述。

 

四大组合拳破解贸易战“痛点”

金融业对外大开放蕴藏行业格局新变化

 

  坦白说,如此大的金融开放力度,是整个金融市场始料未及的。但换一个视角而言,它其实有迹可循。

 

  在本周博鳌论坛举行期间,习近平主席提出在扩大开放方面,中国将采取四大重要举措:

 

第一,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

第二,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

第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第四,主动扩大进口

 

这已经预示着中国在大幅放宽金融产业市场准入方面会有大动作。

 

  坦白说,近年我国整体对外开放进程正在加快,相关金融业对外开放也在砥砺前行,包括资本市场开通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以及正在酝酿沪伦通;并允许境外信用评级、支付机构在华开展业务。但整体而言,我国金融对外开放步伐,还是略微落后经济整体开放进程。这不但基于风险防控的考量,另一方面也是更好地保护本国金融机构。

 

  但随着中美贸易战打响,海银视角此前就持有一个观点:很多变革都是由外部推动的。若要化解此番中美贸易战纠纷,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扩大对外开放与进口,加快改革步伐,当美国发现中国不再基于自身“保护主义”,正令很多行业市场竞争趋于公平公正时,他们就很难再通过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商品倾销等借口对中国施加关税压力。

 

  就此而言,如今中国如此大幅度放宽金融市场准入,仅仅是中国一系列扩大对外开放、推进市场化改革的步骤之一。

 

  海银视角分析,未来进一步对外开放举措,还将在金融业与制造业领域出现。

 

  先说金融业,我们已经看到央行放宽了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等;未来还可能在扩大资本市场开放领域会有更多更新动作。

 

  再说制造业,海银视角认为接下来中国相关部门可能会尽快放宽汽车、农产品、医药等行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尤其是汽车领域的对外开放,有可能是扭转中美紧张贸易关系的一大推手。为何这么说?原因是美国是汽车工业大国,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快速,两者的结合,能让美国汽车公司在华业务获取更多利润,从而逐步扭转中美巨额贸易逆差问题。

 

  针对中国大幅度金融开放举措能否扭转当前中美贸易战紧张局面,海银视角认为其积极作用不言而喻。

 

  应该说,习主席提出的四项举措,全面回应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核心诉求。中国展示了和谈的足够诚意,当然也有不惧任何斗争的充分底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这四项举措逐步落地(如今金融产业对外开放措施已出台),中美双方就贸易问题离正式谈判不远了,中美贸易摩擦大概率以和谈结束。

 

当然我们还应该看到,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问题是比较复杂的。

 

 

 首先,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中国处于亚洲产业链的末端,会从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省等进口部件,加工完成后对美出口成品。中国对美的顺差其实反映的是整个东亚产业链对美的顺差,所以还是应从多边视角来看待贸易平衡问题。

 

  其次,这是一个宏观问题。现在美国财政赤字在扩大,财政赤字越大,经常账户逆差也会越大。加之美国的投资在增加、储蓄率在下降,经常账户逆差也都会扩大,因此美国贸易逆差问题其实解决难度较大,不能指望中国通过降低中美贸易赤字这个单一方式。

 

  中美贸易实际逆差到底有多少,不能单看货物贸易,还得看服务贸易。美国在服务贸易有比较优势,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增长很快,过去十几年年均增速接近20%,去年中国对美服务逆差超过380亿美元。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在金融业进一步开放后,美国可以更好地利用比较优势扩大服务贸易顺差额,从而令中美两国贸易关系更加平衡。

 

  美国在华跨国公司的销售额与利润都很高,但美国相关部门并没有将这些因素包含在内,导致中美贸易逆差被“扩大”,因此中美贸易问题要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妥善解决,不能单靠金融业制造业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在很多方面中美双方还需要进一步沟通博弈。

 

  最后,海银视角想谈一下金融业对外开放,对国内各类金融机构的业务冲击与市场份额影响。

 

  目前海银视角听说较多的,是业界存在一种担心,越来越多外资机构凭借自身业务优势与灵活卓越资产配置投资能力进入中国,很可能拿走中国金融机构不少市场份额。其实海银视角也承认,中国金融业如此大手笔对外开放,就是打算让出一部分市场份额给到境外金融机构,从而以开放促进贸易纠纷解决,甚至带动国内金融机构加快业务变革与服务创新能力提升,在全球机构竞争的层面提高业务竞争力。

 


复制链接 打印